Saturday, October 20, 2007

我要看出戏

张宇“曲终人散”的副歌部分,我们借了切心的意境第一次握了对方的手把歌一起唱完。离开REDBOX后,我记得问了自己会不会有再次握着你的手的机会,还非常记得过后在读着你在1:22am传来的简讯时的那份难以置信的感觉。

我只是不记得为什么两个人在一起的事情会演变成一波又一波的烦恼。在这个错综复杂的同志圈子里,我们的发展好像都掉到了别人的控制盘里,就连你的好朋友的前度男友的前度男友也有好建议。两个人就这样七情六欲地就跟着剧本演下去。

大家都当一场玩偶戏来看。

可是我不是在做戏,付出的不能在散场时收回。那晚在你房里,我赤裸上身对着你突然闯了进来的前度男友时,他用悲痛的眼神也跟我说了同样的话。终于明白你们根本还没结束。

原来我一直在演独角戏。

故事来到大结局,可以数出至少有五位我所谓的好朋友会从座位上站起来对着这满意的结束大拍手掌,因为“来得快的东西去得快”,因为XX的朋友说你是玩家,因为我这种“cruiser”没资格学人谈恋爱。

原来我失去了你的同时,也失去了这些朋友。

•••

庆功宴的那晚,我要最后一次握着你的手,在台上亲自谢谢曾经为这出戏付出的人。



BRAVEHEART [108]

3 comments:

Jove said...

好累的一部戏.
演的人不觉辛苦,
看的人却觉的好笑.

Lifebook said...

I feel sorry for you. :(

David the Man said...

you have my sympathies, man! I am so sorry to hear about your losses.